当地时间10月29日,沙特阿拉伯首都利亚德热闹非凡,要客云集,第三届“未来投资倡议”(FII)大会在这里隆重开幕,大会场面宏大,气氛热烈,多名外国政要、300多位世界领先的财经决策者、金融大佬、投资专家和近6000名各界人士,参加了此次大会。

图片说明: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参加会见活动的资料照片。(新华社记者王波摄)

这是沙特阿拉伯,或者准确地说,这是沙特34岁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再展大手笔,他要把去年因沙特记者卡舒吉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沙特领事馆遇害一事而遭受的国际、地区形象损害和投资损失挽回来,更通过此次峰会“将沙特这个长期来与世隔绝的王国打造成一个充满活力的投资目的地”。

沙特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又称“沙漠达沃斯”,是在沙特王室2016年提出“沙特2030愿景”的大背景下举办的。

首届“沙漠达沃斯”于2017年10月在利雅得举行,当时云集了来自全球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80多名重量级嘉宾和3800余名参会者,为沙特大造了一次国际声势,引起了中东各国乃至全球的瞩目,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其时,本·萨勒曼王储的父亲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国王克服重重阻力,废黜了穆克林、穆罕默德·本·纳伊夫的王储地位,正式任命本·萨勒曼担任王储,并兼任沙特副首相和国防大臣,从而终结了沙特兄终弟及的传统王位继承模式,改为子承父业的直系父子传承之后仅仅3个多月。当时,人们在对本·萨勒曼王储投以惊奇目光的同时,也对这位时年32岁的年轻王储能否平稳带领古老而又封闭的沙特王国走向新天地不无观望甚至疑虑。

2017年的“沙漠达沃斯”大会,以其创新的主题、盛大的规模、热烈的场景,特别是新王储雄心勃勃的投资计划和令人震撼的沙特新城建设发展愿景,展现了本·萨勒曼王储的非凡风采、创新形象和开拓进取精神。

去年10月2日,正当萨勒曼王储紧锣密鼓地筹备第二届“沙漠达沃斯”大会时,突然曝出沙特著名时评记者贾迈勒·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离奇失踪,并很快被证实遭肢解惨死的惊人消息,引起了各国媒体的强烈关注,让沙特尤其是王储本人陷入了国际舆论的风波之中。

原定2018年10月23日至25日在利雅得丽思卡尔顿酒店举行的第二届“沙漠达沃斯”投资倡议大会虽然如期召开了,但遇到了巨大压力,一批原定出席大会的国际政要和工商界头面人物在开幕式前纷纷临时取消参会,包括原本在开幕式上排名前三的重量级嘉宾、日本软银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孙正义,以及福特汽车公司总裁比尔·福特、优步公司首席执行官达拉·霍斯劳沙希和谷歌云首席执行官黛安娜·格林等,他们在“沙漠达沃斯”大会上都没有出现,令沙特方面相当尴尬。

但风波已经逐渐过去。一年来,沙特对内、对外为化解危机和改善关系与形象,进行了一系列积极主动的努力,萨勒曼王储亲自出访多国,并对卡舒吉事件主动承担了他认为应该承担的责任。上个月,萨勒曼王储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电视采访时表示,他愿意为卡舒吉的死负责,因为这件事毕竟是在他的眼皮底下发生的,但是他从来没有下令这样做。他称,他将“作为沙特领导人承担全部责任”,但沙特正努力将这起谋杀案抛诸脑后。

时过境迁,往事已矣。沙特为筹办今年的第三届“沙漠达沃斯”大会付出了更大努力,进行了更大投入,虽然国际上仍有一些批评声音和抵制行为,但今年的大会与去年的尴尬被动情景相比已经很不相同了。

“沙漠达沃斯”由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出面举办。PIF主席鲁马扬在开幕词中说,“今天我们有6,000多名高管和参与者参加,这是首届‘未来投资倡议’大会出席者的两倍以上”,会议旨在展示随着“2030年愿景”改革计划的步伐加快,沙特王国正在发生的迅速转变,并为全球合作伙伴提供投资机会。会议还将“讨论全球经济面临的挑战,包括颠覆性技术、财富缺口以及在经济增长放缓期间缺乏有效的央行工具”。

英国《金融时报》从利雅得发出的最新报道说,今年至少有包括5位总统在内的国际政要和一些全球大银行及武器制造商的负责人来到利雅得,许多去年没有出席的人今年又回来了。

据报道,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印度总理莫迪和尼日利亚、肯尼亚、刚果(布)和尼日尔的总统,都在大会的国际政要出席名单之中;美国财长姆努钦、能源部长佩里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兼顾问库什纳在美国出席者之列,美方演讲者“约占大会演讲者的40%,是欧洲人和亚洲人的两倍”。此外,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南非高尔夫球手厄尼?埃尔斯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前宇航员小特里?维尔茨等前政要和知名人士也将出席。维尔茨还将在大会上讨论未来的太空探索。

与会的全球工商界大佬包括软银的首席执行官,美国银行和摩根大通的高管,黑石的首席执行官芬克和瑞信的首席执行官蒂亚姆,以及来自科威特、阿联酋、新加坡和俄罗斯主权财富基金的高级代表等。会议的主持人,将是黑石集团首席执行长施瓦茨曼,他是去年在最后一刻退出会议的知名人士之一。

一位国际资深银行家表示,“此次会议展示了沙特王国开放商业的意愿,并展示了其对经济发展新阶段的承诺”,沙特正在努力让国际社会特别是国际资本大佬们相信,这个国家将会坚持不懈地推进其雄心勃勃的招商引资和经济社会发展计划,具有巨大的投资和市场潜力。

分析人士认为,萨勒曼王储的大手笔,代表了中东阿拉伯国家创新发展的潮流与趋势,在战乱冲突不断的中东格外引人注目。沙特走出这一步,主要是因为自身经济发展的需要。

位于西亚阿拉伯半岛的沙特阿拉伯,面积约225万平方公里,在阿拉伯世界中属于面积第二大国家,仅次于阿尔及利亚,但论经济,目前的规模是阿拉伯世界中最大的。沙特拥有全球第二大石油储备,是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和第二大石油生产国。根据沙特官方数字,已知的石油储备约2600亿桶,约占全球已探明石油总量的近四分之一。沙特不仅石油丰富,而且接近地面,开采过程较一般油田要方便和更有利可图。

因为盛产石油,沙特的富有不仅在中东阿拉伯国家,而且在世界上也是出了名的,但沙特经济的最大问题和隐患是石油业占到了国家约80%的预算收入、90%的出口收入和约42%的国内生产总值。

面对石油终将枯竭的未来,全球新能源的不断开发创新,世界经济科技的蓬勃发展,沙特政府很有危机感。由于国际油价的不稳定和不断下落,近年来沙特的经济增长乏力,人均收入不是在上升,而是在下降。沙特经济在三年内第二次陷入衰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本月大幅降低了沙特2019年经济增长的预测,从1.9%降至0.2%。沙特政府很是着急。

近年来,沙特政府一直在呼吁大力减少对石油的过分依赖,寻找沙特经济的新增长点。沙特也实行五年计划,但沙特王室于2016年提出了“沙特2030愿景”。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发展多元经济、加强科技创新,大力开发数字经济、人工智能、智慧城市和旅游、服务业等非石油产业,以改善就业,是“沙特2030愿景”的核心要义。

沙特采取国内、国外同时发力的经济振兴与转型战略,一方面,在国内计划建设6座经济科技新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oaktreestamps.com/,萨勒尼塔纳队以刺激新经济,提高国家经济社会和科技发展水平;另一方面,利用沙特的石油开发技术和经验积累,在全球投资建设三个最大型的石化项目,以稳住沙特的外汇收入。

科技创新是萨勒曼王储的主要追求和创新梦想。一直以来,沙特不是孕育技术创新的国家。1977年至2010年间,沙特在美国注册的专利数量仅382个,远低于同期韩国的8万多项和以色列的2万多项。2017年,沙特终于取得了664项美国专利及商标局专利,数量是阿拉伯国家总和的两倍。萨勒曼王储期望通过技术创新大力刺激经济。应该说,这两年来还是比较见成效的。为了创造和平稳定的国际和地区环境,近年来沙特逐步改善了与世界大国和地区国家的关系,减少了对地区冲突的介入。

沙特虽然拥有较强的经济实力,但要实现大发展,进行科技创新,建设六大新城,资金还是捉襟见肘,因此沙特不断加大经济、社会的开放力度,想方设法吸引外国投资。

同时,沙特正在推进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上市,这家公司被认为是是世界上最赚钱的公司,控制着沙特的主要油田。据沙特国有电视台周二报道称,沙特阿美将于11月3日上市,据说估值高达2万亿美元。

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投资巨头,都在觊觎这家公司,多个公司已经插足。据说沙特政府计划将阿美石油公司5%的股份出售,以换取国内经济建设和科技发展所需资金,开发非石油产业。可以预料,今年的“沙漠达沃斯”大会,将会达成一大批投资协议。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海湾问题专家卡伦?扬分析说,从关系和投资角度看,国际上有许多银行和小型企业都有进入沙特的动机与冲动。

但一些国际评论也指出,尽管萨勒曼王储的决心和手笔都很大,但沙特要实现传统经济转型,还面临着一系列具体困难和挑战。轰轰烈烈的“沙漠达沃斯”大会确实令人震撼,但“如何将浮华和名人效应转化为对内投资和经济转型、科技创新的实际效应”,是雄心勃勃的萨勒曼王储必须面对的实际难题。(本文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